当前版: 06版 上一版  下一版

寂寂柴门起晚烟

珠海乡村行走之一

  □ 袁二郎

  在珠海乡村行走,最爱去那些保持原生态的小村落。

  那洲村去过不少于十次,一开始是去寻觅著名画家古元先生遗迹,后来就爱上了这个小村,一有时间就去村子里闲走,有时也不进村子,就在河堤上漫步。

  那溪河水缓缓流淌、四季清澈,从河堤上下到水边,能见到一群一群的小鱼在游动,浅水处总有几只白鹭等在那里,有时它脖子一伸一缩,叼起一条鱼立马飞走,鸟儿也不会飞远。河堤旁是一丛丛的浓翠竹林,白鹭就在竹梢上享用自己的美食。风吹过竹林,白鹭也随翠竹舞动自己的身体。

  三月初三,上巳节。雨后的珠海,“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这样的好时光不去那溪河去哪里呢?那溪河永远不会让人失望。河堤边那些冬天种上的草莓已经下市,三三两两的农人们正在翻整土地,准备种上下一季蔬菜,黑黑的土地似乎流油,菜农们种地的小棚子用篱笆围起来,正开得热烈的火红的三角梅在院子里探着头,在春风里摇摆。从那溪河上那条小桥穿过去,沿那洲绿道向山里走,那边更幽静。

  从山里流出的一条小溪就在桥边注入那溪河,小溪对岸的水边长着一棵楝树,楝树斜横在小溪上,满树紫色的小花散发出淡淡的幽香。元朝诗人朱希晦的那首“雨过溪头鸟篆沙,溪山深处野人家,门前桃李都飞尽,又见春光到楝花。”与眼前的情景十分贴切。

  山道已经硬化,道路两旁绿树浓荫,小鸟在枝头啁啾,在树林深处,一只斑鸠“咕咕咕”鸣叫,路边灌木上停着一只十分美丽的黄蝴蝶,蝴蝶黄色的翅膀上印着白色斑点,蝴蝶怯人,马上飞起躲到青草深处。遥望远山,在春日阳光照射下,一片浓翠,如同一幅张大千泼彩山水。道旁竹林里有村民在砍伐竹子,传出“咚咚”声响。

  沿山道走一百多米,路旁有个大院落,院门上了锁,门前长满杂草,看上去院子已荒废,院门两旁还贴着对联,对联鲜红,应该是今年春节贴的。“居家创业业兴隆,出门求财财到手”。院子里用水泥砌了多个方形圆形池子,池子是养鱼苗用的?弄不清楚。荒废的院子让人感叹求财不易啊!

  注入那溪河的那条小溪,就在山道下流过,溪边杂草生花,白的红的紫的,蜜蜂们在花间忙碌,发出“嗡嗡”声响。夜雨过后,泉水丰沛,小溪也发出淙淙声,不论社会如何发展,大自然的虫草都按自己的季节过日子。这就是春天的气息。又走了几百米,小溪上横着一座石桥,桥那边是条砂石小路,路边散落着七、八户人家,黑墙黑瓦,房子一看就有年头了。去年冬天一个有阳光的下午,曾来过这个小村,用腾讯地图查过地名,显示小村叫“蜈蚣岭”,但村民告诉我村子叫东坑。普陀寺那边也有个村子叫东坑,当然那个东坑更有名。过了桥首先看到的是一座古墓,看了墓碑,知道那是那洲村古氏三世祖墓地,墓地在乾隆三十三年由古氏十二世祖重修,从文字上推测,那洲古氏应该在明朝时就在这片土地上生息。村前有几块田地,去年冬天来时,稻子收割后地光场净。春天了,村民们又开始忙碌,稻田里灌上水准备插秧,在下午阳光下,镜子一样闪着白光。田边有一幅喷绘的古元先生的水彩画《春耕图》,图中描绘的那些弯曲的田塍与这几条田埂十分相似,想来画是古元先生在此写生创作的。

  春日下午的村子宁静祥和,偶尔一两声鸡鸣让人更觉得生活平缓。老房子边是一块块菜地,几根树干拦成篱笆,种上生菜、菜心,在春日的雨水滋润下恣意生长,青葱肥绿。村子顶头一家房门紧锁,看上去已经很久没人住,山墙还贴着“开工大吉”四个字,纸张陈旧,谁在这里开工也不知道。村子第二家住了一对老夫妻,院子不大,收拾得十分干净,男主人坐在院中的一个椅子上晒太阳,女主人在收晒干的衣服,衣服里有几件校服,主人告诉我,那是他孙子的衣服,“放假了,孙子回来住几天”。他儿子已经搬到城里生活,只有两位老人舍不下老宅和土地还住在这里。

  下午四点多,两位老人开始烧晚饭,炊烟从屋顶的烟囱里袅袅升起,飘散在院子里,青烟散发出柴木燃烧后的香气。“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这情景和一千多年前陶渊明所见的真没区别,几千年来中国人不就这样过日子吗?

  夕阳西下,告别老人往回走,斜阳透过竹林射在村道上,风吹竹子晃动,阳光斑点似乎也在跳舞。走到那溪河边,回头望去,远山静寂,晚空中还能见到那缕缕炊烟,院子里两位老人应该还在忙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是他们坚守的最后家园。

 
     标题导航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评论
   第04版:要闻
   第05版:今日金湾
   第06版:湾韵家园
   第07版:横琴潮
   第08版:广告
寂寂柴门起晚烟
潮起高栏(外一首)
修水脚
走在珠海最美的路上(歌词二首)
珠海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网上挂牌出让公告(金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