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0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麦子黄了

  □ 李春鹏

  四月的暖风吹来,故乡青乎乎的麦子在阳光下蓬勃生长,渐渐变黄。

  没有波澜壮阔的麦浪,没有一望无际的海洋。在长河岸边黄泥港——这远近闻名的鱼米之乡,麦子不是粮食的主角。麦子长在各家各户自留地里,一小块一小块的。麦子总是被分割被包围,散布在一些地势偏高的地方。

  没有浓郁的麦香萦绕村庄,只有淡淡的清香沁入亲近者的心房。母亲走近麦地,不是手握镰刀而是肩背箩筐,箩筐里摆放着一把裁剪鞋样的剪刀。麦地边上,豌豆伸展纤细的手臂,托起星星点点粉红的嫩白的花朵,托起绿油油肉嘟嘟的豌豆荚。母亲小心翼翼避开豌豆的身子,绕麦地行走,有时赤脚走进沁凉的麦垄沟,从中穿行。她细心观察,努力寻找已经成熟的麦穗——那些早熟的孩子,然后带他们回家。

  和风。暖阳。藕河覆盖起大片青碧莲叶,也有尖角小荷挺立水面。紫云英在杨家畈铺开灿烂的云锦。灯盏地的油菜花褪去金黄长出籽荚。母亲的剪刀,在青黄交接的麦地,剪下早熟的麦穗,晾晒在硕大的笸箩里。两个或者三个太阳之后,她和祖母开始揉搓,没有厚实的手套,只有勤劳的手茧。在她们心目中,没有麦穗的锋芒,只有麦粒的光润。布谷鸟清脆的叫声穿过村庄,有人说那叫声是“割麦插禾”。祖母说是“蚕鸟做窠”。我不知道蚕鸟是一种什么样的鸟,也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做窠。

  笸箩的麦子揉搓好了,晒干了,扬净了。母亲跟祖母商量是用碓臼打粉呢,还是去新闸的面粉厂加工。祖母说去新闸吧。母亲说要花钱呢。祖母说你把罐里的鸡蛋鸭蛋全带上。母亲说端午节快到了,孩子们眼巴巴望着红鸭蛋呢。祖母说,不碍事的,端午节还有几天。我家鸡呀鸭呀争气,天天都有进账呢。

  母亲赶到新闸的面粉加工厂。二十斤麦子只要两毛钱,三个鸡蛋就够了。加工厂也收鸡蛋,母亲就不用去供销社了。面粉加工好了,母亲挑了三个最大的鸡蛋留下。母亲带着余下的鸡蛋鸭蛋,还有小麦粉回家。母亲脚下生风。母亲汗流浃背。母亲朝屋檐下的祖母兴奋地招手:“妈,你看!这机子打出来的小麦粉,真白,真细,闻着可香啊!”

  知道,知道。祖母笑盈盈地答应着,说你先歇下,喝口水,带上木舳盆去藕河里摘荷叶。防着落水!记着,不要在一个地方摘哟。母亲说,晓得,晓得。祖母说,我来和面。早些把麦粑蒸出来。大奶家,二奶家,还有前头后头一家送几个。谁家孩子不都一个样,早馋着啦,都尝尝新。

  听了祖母的话,我心里乐开了花。送粑是我的事,我最喜欢送粑了。一家一家送,把甜香的小麦粑送遍左邻右舍,一家几个,我从来不会舍不得。个个夸我懂事呢。大奶会摸着我的头说多谢,过几天,地里的麦子就全黄了,来我家吃小麦粑。二奶也会摸着我的头说多谢,门口的五月桃就要红了,打下来叫你吃个饱!

 
     标题导航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政经
   第04版:民生
   第05版:今日金湾
   第06版:财经
   第07版:环球
   第08版:湾韵家园
   第09版:横琴潮
   第10版:创新
   第11版:观澳
   第12版:广告
麦子黄了
我们的香山湖 (组诗)
斗门绿韵
珠海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网上挂牌出让公告(金湾)
“三溪”人居环境改善工程(沥溪、福溪) 搬迁安置房第四次抽签公告
权威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