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09版 上一版  下一版

春风正在渡过此岸(组诗)

  □ 李海洲

  峨眉山访茶记

  这是一座挂果后云团铺满的山。

  从天而降的绿,养出地底长大的光

  产下麒麟、卿相、散仙。

  这是御风穿行的十点钟

  降雨量微甜,菌种落满山间。

  你在北上的途中思量

  今日黄辰,应该和谁茶酒相置?

  黑肤色的小妖女开口说话

  她白砂糖的舌尖挂着竹叶青的暗香

  两指微张,她要捏住风的尾巴。

  那一刻,突然开始破冰、萌动。

  你偶然想起多年前,峨眉雪意很深

  旧情人在泉水里吃着往事。

  你访问过的高山生长出大海。

  你饮下的早春

  平息了生活和欲望的渴。

  当茶树和星月对映,茸绿的中间

  温润如玉的除了玻璃和瓷器

  还有宋元的画意,明清的天气。

  这一山的碧玉蜿蜒

  骑着燕子飞遍你头顶细雨的天空。

  采摘并不意味收获。

  每打开一层

  世界就少一次伪装 只有芽嫩若处

  才有资格用倒立的方式拥抱温度。

  只有蟋蟀迎和蜂蝶的晨昏

  才能剪影出小妖女的腰身。

  炒茶人,清理出山峦和雾霭

  恰逢吉时,他冲开泉水,悬壶云外。

  短歌行

  我在词语中洁身自好

  在谁也猜不透的星座或街头

  寄一封远古的信,写一首清凉的诗。

  要像雨燕悬停风中。

  要像荼蘼等待,恶自去除。

  空谈太多,虚荣已经虚伪。

  这世界增加着形容词

  沉寂的春秋草木越来越稀有。

  独守宽容和自由,独守最后的母语

  我若凋谢,百花黯然。

  阳光只是我一个人的。

  种梨花

  春天如此冲动

  春天的细雪涓流到后山

  骨朵们集合起来呈现梦境。

  梨花漫过归途

  美人挑帘遥望,容颜孤傲

  她要洗掉所有世俗。

  暗香的江南正在重现

  世界凄美如斯

  凄美得让你不知道该怎样活下去。

  你是否想葬在这里

  借香气的邮局隐姓埋名

  如果离开,爱过的正好烟消云散。

  你收集落花,邮寄浮生

  完美是短暂的,内心的狂雪

  从此下遍天涯路。

  骨朵们痛过接下来的所有春天

  美人推窗,月色相拥

  她一直在我心里种梨花。

  果园诗人在霜降时离开

  连日阴雨的重庆终于放晴。

  她久病数月,终于选择离开。

  时令是霜降,阳光慈祥,前所末有。

  那些黄了的柠檬

  应该都有过泪水和雪意。

  曾经在李白的剑阁

  她如履平地,寻觅陡峭的诗意。

  还有青年时代的缙云山

  她微笑,和所有成长的母亲一样。

  诗歌从果园的指缝间漏出

  然后溜回到生活中。

  最后的日子她计划着体面离开。

  拒绝探视,像果实拒绝坠落。

  霜降那天,她手抚云鬓,一尘不染

  用朝露清洗容颜和心脏

  然后尊严地走上另一条路

  像写下另一组整洁的诗。

  像句号,重新回到语法的开始。

  往后的每一次霜降

  我怀疑都是她的重生日。

  那一天,我们都应该重拾诗篇。

  应该替她幸福地活着

  替她整理果园,热爱重庆。

  重返观音桥

  我会在旧影集的北窗下遇见你。

  那时候江水就是家园

  底片的柠檬黄模糊着老时光。

  那薄雾中消失的回忆值得酩酊

  那薄涂的诗篇崛起瘦金体的繁花。

  爱人们热恋的消息

  正在从往事的彼岸传来。

  我会在油画和川剧中重返你。

  那应该是雨天,戏台上悬挂新绿

  人们反复梦见过的城和桥

  刚刚完成一场罗曼史。

  当生活的涛声响起

  所有的未来都将握手言欢。

  那收尽世间颜料的画板已打开

  那原本明天寄出的书信

  今天却已提前抵达。

  而明月高悬,春风正在渡过此岸。

  李海洲 当代诗人、作家。主要作品有诗集《竖琴上的舞蹈》《一个孤独的国王》《明月陪》,长篇小说《一脸坏笑》等多部。作品获过一些文学奖,曾被译为多国文字。现任《环球人文地理》杂志总编辑。

 
     标题导航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综合
   第05版:文明专刊
   第06版:今日金湾
   第07版:理论周刊
   第08版:环球
   第09版:湾韵大家
   第10版:横琴潮
   第11版:创新
   第12版:观澳
陈忠实的“白鹿原”
春风正在渡过此岸(组诗)
冬日水磨(布面油画)
插秧机的故事
纸本水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