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0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飘在心中的云

  □ 崔 云

  小时候看云,纯粹是觉得神奇而好玩,天空就像一个大魔镜,各种云在那里变幻着身形,或似人或如兽,或像山或如树,或静或动,或虚或实,且四季晨昏及晴天雨天的云也各不相同,天上仿佛是另一个人间,虽飘忽不定,却精彩纷呈,让人生出无限遐想。

  乡下单调的童年生活,看云是一件快乐而惬意的事,那动感十足、变幻莫测的天空,常惹得我和小伙伴们欢呼雀跃,难抑兴奋,想象力也变得异常活跃。抬头仰望或躺在地上与云对视,虽然无法触摸,竟觉得自己恍若飞身空中,似乎与云融为了一体,内心满溢着欣喜。云,飘在童年的记忆里和美好的香梦中……

  青年时期的我对云的自由、洒脱与浪漫充满了向往。一年四季,东南西北,各地的天空自有不同。或红霞满天,或翻云泼墨,或洁白无暇,似群峰耸立,又似琼楼玉宇,如写意的山水画卷,在天空肆意铺展,且变化无穷。离家求学的我像一片潇洒而自在的云,飘出了父母的视线,带着青春的梦想白云般向着高远飞升。

  参加工作后,我因为出差的缘故而一次次乘坐飞机,每一次想到万米高空可以近距离接触云,我便十分兴奋。飞机在云层中穿梭,而云朵就在机身周边飘荡,或近或远,或上或下,自由闲适,云并不因为飞机强大声波的惊扰而乱作一团,它们静若处子,岿然不动。坐在机舱内,最大的感受是天外有天,仰视、俯视或平视,处处是云曼妙的身影,或白得似雪,或黑得如墨,或大如高山,或小如细烟,像士兵列阵,似河水奔流,犹峰峦起伏,自如舒展,让人捉摸不透。

  刚过而立之年的我从江汉平原来到了南方滨海城市,此时觉得自己就像空中的一小片云,飘忽不定,看不见来路与归途。在低头忙碌的日子,难得有看云的闲情,但众人的惊呼又常常把我的视线从地面拉向空中。由于是亚热带季风气候,南方的云与故乡的云有着明显的差异,南方空中的云总是一团团一簇簇的,气势磅礴、排山倒海一般,让人震撼。有时是红云满天,彩霞般迷人;有时是黑云压城,让人心生恐惧;有时如雪峰林立,宛如仙境;但更多的时候是蓝天白云,让人心旷神怡,浪漫情怀油然而生。诗和远方,原来就在一抬头间。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诗佛王维已然明白水和云是两种不同的生命状态,悟得世事变幻之无穷妙境,他不再为俗世所扰,达到了清静无为的状态。田园和自然才是心的归宿,这也是对王维生命最精彩的注解。

  大度看世界,从容过生活。云聚云散,从喧哗到平静,这真是像极了我们的人生。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因为有了云,草原才变得灵动起来。正是因为有了萦绕在头顶的云,我们的生活才多了几分生机与活力。而云,你看或不看,它就在原处,一刻也不曾远离。

  突然想起一件趣事,一次友人请我们小聚,席间,正念小学二年级的儿子小鸟般讲个不停:“妈妈,今天上体育课时,太阳好大,同学们都热得出汗了,我头顶上正好有一大朵云遮住了太阳,就没被晒着。”朋友开玩笑逗他说:“你知道吗?你头顶上的那朵云叫崔云。”朋友的妙答弄得小家伙一脸茫然,我却忍不住哈哈大笑。原来母爱不仅可以为孩子遮风挡雨,还可以为孩子送去一片清凉哩。

  孩童看云,看的是一份稚气,找寻的是无边的欢乐;成年人看云,看的是一种心情,搜寻的是久远的记忆;乡下人看云,是为了识天气,以安排农事;城里人看云,看的是一份闲心闲情;修行悟道之人“闲看一窗云”,看的是生命的风景。

  云,飘在空中,飘在梦中,更飘在心中……

 
     标题导航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综合
   第04版:评论
   第05版:今日金湾
   第06版:财经
   第07版:环球
   第08版:湾韵 作品
   第09版:横琴潮
   第10版:创新
   第11版:观澳
   第12版:广告
工匠叙事
如寄(外二首)
七夕,宜重逢
湾区巨变(国画)
檀香木(外二首)
飘在心中的云
搅碎满天的狂风暴雨
火红的晚霞,红火的工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