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11版 上一版  下一版

虚实相生的新尝试

——《乌江引》创作谈

  □ 庞贝

  1934年秋,红军主力开始转移,在国民党大军的围追堵截中寻求一条生路。长征是在“走夜路”,好在这支“夜行军”有照明引路的“灯笼”,这便是情报破译。长征途中巧渡金沙江、飞夺泸定桥、爬雪山、过草地的故事几乎人尽皆知,而《乌江引》所要呈现的是这部宏大史诗的“副歌”,是鲜为人知的另一个传奇——长征密码情报战,这是一场“无形之战”。

  《乌江引》基于准确可考的史实而创作,这个题材给予作者想象和虚构的空间很小。如若写成纪实类作品相对容易,然而我决意要将这个题材写成具有文学纯度的长篇小说,一部在叙事形式上具有独特结构、视角、语感和节奏的“高级文本”。

  在我看来,只讲究内容而形式感欠缺的作品只是半成品,一部真正具有生命力的经典作品理应具有形式的美感。就作品形式而言,我着力为《乌江引》营造一种整体结构上的节奏感,严格限定第一部《速写》约占全书四分之三的篇幅,第二部《侧影》约占四分之一。就叙事视角而言,我严格限定人物活动的“景深”:前景是“破译三杰”,后景是红军领袖,后者只以前者的所见视角出现。在叙事语言方面,我力求还原当时的语境,而非拘守当今标准汉语规范。譬如,在海量的文献阅读中我发现,那时很多人在量词的使用上并非总用“个”字,他们不说“这个土豪”,而是说“这只土豪”。又如,彼时各级指战员在口语中并非喊“政委”,而是“政治委员”。诸如此类的细节,都是构成一个高品质文本的必要元素。

  这是一次高难度的创作,所有细节必须言之有据。我试图以独特的构思解决这个难题,最终文本呈现的“亦文亦史,虚实相生”艺术效果,体现出一种创新性叙事文本的质感。在《乌江引》独特的结构形式中,第一部《速写》与第二部《侧影》形成一种独特的复调叙事,这也是某种对位和同构,而《速写》中“我们”这个给读者以代入感的人称使用,《侧影》为扩展更大历史时空所用的“缠绕式叙事”,具有某种意义上的独创性。

  《乌江引》固然是对长征史诗的一种解密(史学界和文学界评价说这是“对伟大长征精神的崭新书写”),然而我同时想要呈现人在身心极限状态所迸发的生命力。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场生命力的“超常实验”。

  拒绝遗忘,这是对历史的一种尊重。历史洪流中的个体生命,我们理应予以敬重。即便他们留下的只是一个尘封的侧影,也可给予后来者以行动的勇气。

  庞贝简介

  庞贝,作家,戏剧及电影编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广州文学艺术创作研究院专业作家。近年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无尽藏》《独角兽》《乌江引》,戏剧剧本《庄先生》《广陵绝》,电影剧本《上海王》。小说作品曾决选入围茅盾文学奖并获《中国作家》剑门关文学奖、两届《亚洲周刊》年度十大中文小说、“中国图书海外影响力”年度TOP10、“华文好书”年度奖等;戏剧作品曾获华文戏剧节最佳编剧奖,并在法国阿维尼翁和韩国清州等国际戏剧节演出;电影作品曾获台湾金马影展最佳创投剧本奖。

 
     标题导航
~~~——读蒋述卓散文随笔集《生命是一部书》
~~~——读长篇儿童纪实文学《中国的孩子》
~~~——《乌江引》创作谈
~~~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要闻
   第04版:民生
   第05版:今日金湾
   第06版:环球
   第07版:横琴潮
   第08版:观澳
   第09版:湾韵
   第10版:湾韵
   第11版:湾韵
   第12版:湾韵
为学者散文添加生命的体温
一片童心向祖国
虚实相生的新尝试
复原敦煌千年乐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