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版: 08版 上一版  下一版

时间是唯一可扶着走的路(外一首)

  □ 陈 芳

  以为想明白了

  阳光捏了村庄一个下午

  泥土干裂,像一张木讷的老脸

  哎,年轮渐紧

  不比田野的稻子可以轮流长

  割一截,少一截

  而后,还可再次沉入泥土

  想明白了

  就不必在意天空是否干净得一丝不苟

  季节其实一直不远

  在传承的过程里,庄稼人

  或许知道时间是唯一可扶着走的路

  经历了

  才知人生宽窄几何

  在光与黑填充不了的那点缝隙

  为了活,就无法逃避囚禁的生活

  生活,一个布满锈迹的笼子

  我无理由地陶醉着

  在光与黑填充不了的那点缝隙

  种着早熟的种子

  四季分明的时候,我醒过来

  有人走了,有人来了

  寂静过后,喧嚣点燃一池死水

  那么多活着的鱼,为了饱食一餐

  甘愿上钩

  其实很简单,光划过之后

  伤口就会慢慢往生活靠近,这是一种选择

  时间点燃的不过就是一盏生活之灯

  那些琐碎捻成了一根灯芯

  光与黑对立

  让我们看到了太多徒劳无功

  黑,让伤口深浅不一

  光,把骨头剔得更透明

  有时候,面对面坐着

  却活在各自的内心

 
     标题导航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要闻
   第03版:评论
   第04版:民生
   第05版:专题
   第06版:今日金湾
   第07版:环球
   第08版:湾韵作品
   第09版:横琴潮
   第10版:创新
   第11版:观澳
   第12版:广告
荷花图(国画)
抖 腿
普者黑
《普者黑》赏析
宿命论和窝心脚
时间是唯一可扶着走的路(外一首)
北方·南方
珠海四时寻芳